汲雲軒

文学、艺术、电影、音乐。
乱弹。
胡吹。
随记。

午后时光。伺花弄草。

那些贴近庙宇的盒子,
像极了鲜活生命的棺材。树叶落后,
指针指向正午。

太阳伞下,
一垠遥望,
计算着尘土和荒木经惟的距离。

我来自大漠、北斗,
极光盛宴下,
我看你画、听你说话。

那时,月亮已被风干,
扁瘪的过往,
丰盈不了现今一望逝川秋水。

——《无题一则》2015,10,10

我们的新办公室。小清新的感觉有木有?!